当前位置:正文

接着眼眶中含着的泪水终于大颗大颗的掉了下来

admin | 2020-06-04 19:06 浏览数:
许舒可能被摔得七荤八素,头晕目眩的,我看她坐在雪地里老半天才有反应。她也没看我,只是说了一声:“谢谢!”便一只手抓着我的手臂,另一只手撑在地上,就要站起来。那知她脚稍一用力,立刻惨呼一声:“哎哟!”便一屁股又坐回了雪地上。然后我看见这个超级偶像巨星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居然立刻饱含了热泪,只是用力咬住嘴唇,才没让它掉下来。她伸手抚着右脚踝部,用痛苦的声音道:“我的脚,痛死了!”我蹲下身子,看着她那条特别修长的腿,道:“是脚踝吗?可能是扭伤了吧,你活动一下脚腕,看看能不能动?”许舒依言试着转了一下脚腕,突然她全身一颤,痛得嘴里只能发出一个“啊”字,连忙把一只手放进口中咬着,接着眼眶中含着的泪水终于大颗大颗的掉了下来。她不愿意让我看到她哭,忙把头转了过去。我明知故问的道:“很痛吗?”许舒不答,自顾自在那儿抹着眼泪。我又道:“看来是很严重呢!得赶紧去医院医治。你的那些经纪人、保镖什么的呢?怎么不在你的身边?”许舒听我的话中意思,显然已经认出了她。她回过头来,终于仔细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立刻低下眼廉,道:“他们正替我挡着歌迷呢,我是一个人悄悄溜出来的,要不然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脱身,歌迷们,实在是太热情了!”我哦了一声,表示理解。再见她仍是坐在雪地上,这么长时间,估计裤子都要全湿了。便道:“你这样坐在这里也不是办法,还是赶紧打电话叫他们来吧。你的脚伤早一点治,便可能会早一点好。”她点点头,便左右寻找着什么?我问:“你找什么?要我帮忙吗?”许舒道:“我的包,刚才从楼梯上摔下时,不知被甩哪儿去了。要不···谢谢你帮我找一下?”我站起身,先去把她的帽子捡了起来,然后在楼梯上找到了她的提包。等我转身时,看到许舒两手撑地,艰难的想用单脚从雪地上爬起。我马上走到她身边,问:“需要我扶你吗?”话才刚出,许舒突然一把抓住了我的上臂,稳住了她摇晃的身体。然后不好意思的朝我一笑,道:“对不起。”她美丽的脸上犹有泪痕,一笑之下,顿时明艳动人,风华万千。饶是我定力超群,仍心驰目摇,不敢多视,只好赶紧低头。她站直身子,受伤的一只脚勾着,只用另一只脚金鸡独立的站在雪中。她生怕一个不稳又要摔倒,如碰到那只伤脚就糟糕了,所以一只手不够,两只手都紧紧抓着我。我把她的帽子和提包递给她,说:“你的包,找到了。”许舒嗯了一声,略一迟疑,便干脆挽住了我的手臂,腾出一只手,先接过了帽子,胡乱戴在头上。再接过提包,一边含笑的抱歉:“真的不好意思,我也没办法,借你的手臂用一下。”一边用从我手臂下伸出的手去打开提包。我也微笑不语,其实不管是谁遇到了困难,我都会尽我所能的去帮助他,更何况眼前是那么有名的一个美女。许舒用空着的那只手在提包里找出一只精致小巧的手机,打开翻盖,在电话薄中找寻着号码。忽然她停下手,将手机顶在自已的下巴,象是自言自语,又象是在对我说:“不行,如果他们过来接我,那些无孔不入的记者一旦闻风跟来,那我这个狼狈的样子肯定要上明天报纸的头版头条了。真是想想都可怕,我···还不能打这个电话。”她皱着眉头,显然很为难。我道:“可是你的脚非得去医院医治才行,这里又没有交通工具,你跛着一只脚,怎么走?”许舒道:“那也不能把记者给招来,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们艺人,形象太重要了,要是明天的报纸上登:歌手许舒为了逃避与热情歌迷的见面, 正规网投游戏网站偷偷从小门开溜, 线上最大真人赌城结果摔断了腿等等。再配上一幅我跛着脚, 真人棋牌在线游戏平台被人搀扶的照片。我···我就不要活了。”说着, 真钱的棋牌游戏网站她银牙暗咬,下定决心,就算是在这里痛死,也不能让记者发现此事。我哑然失笑,心想有那么严重吗?我不是明星也不了解明星的想法,只是见她如此害怕记者而觉得好笑。便道:“离这里最近的红十字医院在五一路上,大约有五公里远。而且这条路上几乎没有住宅区,所以很难拦到计程车。这么远的路,又是满地的积雪,请问你怎么去呢?”许舒闻言歪着头想办法,她那漆黑的眼珠儿骨碌转了一圈,然后向我看来,忽然甜甜地张口叫我:“大哥······”刚叫了两个字便讲不下去了,我见她立刻脸颊飞红,表情羞涩,那种神情出现在她那张举世无匹的脸上,顿时害得我心脏别别乱跳,差点就要脑溢血。我赶紧深呼吸,再深呼吸,强行平静自己的心情,我发现这世上恐怕极少有男人能在她身边呆上长时间,因为最终下场不是心脏病突发而死,便是脑溢血而亡。杀伤力···太大了!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迷人的女子?以前在电视上,书刊上见过她,觉得漂亮是漂亮到了极点,但也没这种强烈的无法抵挡的心动感觉。而当活生生的人站在你面前时,她所表现出来的韵味,会使她的美丽成几何倍数增长,怎么抗拒得了?幸好许舒没注意到我的失态,她扭捏了一阵,终于开口说:“看得出来,大哥你是个好人,刚才也多亏了你帮助,不过我现在真的没办法了,大哥你好事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能不能···能不能······”她的话越来越轻,到最后已几不可闻,大有难以启齿的味道。可我还是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行业资讯道:“背你去医院?”许舒不答,只是睁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挺可怜的看着我。我忽然就心软了,是个男人都不可能会拒绝她的任何要求吧?我一边自我解嘲,一边叹了口气,蹲了下来。许舒脸上露出了一丝顽皮的笑容,她双手搂住了我的肩膀,道:“那我就不客气了,小心点,我的脚,哎呀!轻点,好痛。”其实我还没把她背起来呢。我双手托起她双腿,站了起来。许舒身材在女性当中算高的,我看她至少也有一米七零。但我托她起来时却一点也不觉得沉重,只是觉得她裤子湿湿地,冰冷得难过。我道:“坐稳了,我可要走啦。”说着在雪地中艰难的行去。我怕路滑失足摔倒,我倒没什么,要是再伤了许舒,那我罪过就大了,所以走得极慢极小心。许舒也觉得在我背上摇晃着挺可怕,怕我一松手把她给放下来,那她的脚一落地,还不得痛死?所以双手紧紧的箍住我的脖子,牢牢地贴在我身上,一点也不放松。走没几步,许舒忽然问我:“我是不是很重?”我道:“还好。”“哦?最近我正在减肥,就怕你嫌我太重呢。”“是吗?”我想笑笑不出,据我估计,许舒体重最多也就百斤出头,以她的个头只能说偏瘦的,这样也要减肥,那别人不是都不要活了?走到了五一路,极目看去,这里别说的士,就连人影也没有一个。看来真的要背她走那么远了。五公里啊!光走走就已经挺累人了,何况还要背着一个大活人?我一定是疯了!我自己给自己下评语。不过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我只好用力将她向上一托,继续小心的向红十字医院方向走去。许舒又问我:“刚才的演唱会,我表现得还好吗?”我道:“我没去看,不过我妹妹去了,她可是你最忠实的崇拜者,你的每张专辑她都买,估计你的每首歌她都会唱呢!”“是吗?”许舒听了蛮开心的,她又问:“那你怎么会刚好在体育馆边上的?我还以为你是来看演唱会而还没回去的歌迷呢。”“我妹妹来看了,我是来接我妹妹回家的,她倒好,不等我就自己打的回去了,害我空跑一趟。““哦?你对你妹妹可真好呢,这么冷的大雪天还来接她。”许舒忽然格地一笑,道:“说老实话罢,是女朋友,情妹妹吧?”“哪儿呀,是亲妹妹,同一个父母生的。”“那你真是个好哥哥。对了,你背了我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叫唐迁。”“是哪两个字?”“唐朝的唐,搬迁的迁。”“唐迁,嗯,我记住了,以后我一定会好好感谢你的。”“无所谓,助人为乐嘛,何况你又是我妹妹最喜欢的歌星。”“看来我还是沾了你妹妹的光,呵呵!你呢?你喜欢我唱的歌吗?”“我呀?还行吧!我一般很少听歌的,不过前两天听了一首你唱的歌,觉得很好听。”“是吗?哪首?”“歌名我不知道,我记得歌词里有几句···什么来着?对了,是当我决定要爱的时候,然后什么什么······”我话音刚落,背上许舒轻轻地就唱起来了:“当我决定要爱的时候,我的内心却是一片空洞。看不清迷蒙的前方,会是什么模样······”虽然没有音乐伴奏,但许舒仍唱得十分凄美动人。她有一副天生的磁性好嗓子,加上乐感又非常强,不管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唱起来,都十分好听。等她唱完,我赞道:“对,就是这支歌,你唱得真好听。”此刻的我,其实很累了,气息也开始粗重起来。还要陪她聊天,己经不能烦畅的说话了。许舒心很细,她马上注意到了我似乎背得很辛苦,便说:“你很累了吧?放我下来休息一下罢。”她这么一说,好面子的我当既道:“哪儿呀,我没事,你这么轻,背着都没什么感觉,怎么可能累呢?”说着用力把她朝上再一托,继续向前走去。许舒沉默了一会儿,道:“那我再给你唱几首歌吧,但愿能让你心情轻松一点。”我笑道:“好啊,看来我今晚特别走运,能让著名的大歌星许舒小姐为我单独开一场演唱会,不知我需要几辈子修行,才能有这个福份哪!”许舒“嗤”地一笑,道:“前面一直看你挺正经的,怎么一下子油嘴滑舌起来了。”我脸一阵发烫,很懊悔的想:“唐迁呀唐迁,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啊,怎么一看到美女,居然就失态了,简直太不应该了。”我正在自责,背上许舒又轻轻唱了起来:“一路歌唱,在那傍晚时光,一路歌唱,好把黑暗赶跑。尽情欢笑,无论你去何方,脚步越走越快,背上越来越轻,只要一路歌唱······在昏暗路灯的照射下,前方的路似乎无穷无尽,我却一点也不觉得焦急。我背着佳人,伴着歌声,就象走在云端里一样,飘飘荡荡,随风而行······

  消息,36氪报道,仓储物流自动化解决方案服务商Syrius炬星已于1月份获得逾千万美元A 轮融资,本轮由红杉资本中国基金领投,真成投资、创茵资本和日本投资机构PKSHA SPARX Algorithm Fund跟投,公司天使轮投资人明势资本和A轮投资人真格基金全额跟投。

  排列三2020037期开奖:120,组六,和值3,跨度2,奇偶比1:2,大小比0:3。

,,澳门博彩游戏网站平台

Powered by 打麻将可以提现的平台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