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正文

我看到了街对面有一块招牌

admin | 2020-06-04 11:22 浏览数:
又开始下雪了!从凌晨开始,雪花纷纷扬扬,飘飘洒洒的从天空飘落下来。只用了一个清晨,大地便又重新换了一套洁白无暇的外衣。唉!我叹了一口气,本来还想乘这两天被放假,好好洗洗我那一大堆脏衣服的,看来又要泡汤了。不过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冬天我也不怎么常换衣服,再等两天也还支持的住。小妹今天打起床后便特别的兴奋,老是咭咭呱呱的诉说着同一件事情:今天晚上就是许舒个人演唱会了。我好兴奋!我好开心,我好期待!我等不及了······为了避开小妹这种精神骚挠,耳膜轰炸,我不得不冒着大雪,出门去买包烟。当然,这一去半天是不会回来的。雪很大,积雪也很深,加上今天星期六,街上行人很少。我在雪中艰难得一步一步行走。在小店买了两包烟后,我便考虑这半天上哪儿混去,这么大的雪,实在是想不出有哪儿可以让我待上一会儿。无意间,我看到了街对面有一块招牌,写着:小林围棋馆。小林是谁?小林光一?我不禁笑了起来,总算找到可以消磨时间的地方了。算起来,我有很久没有碰过围棋了!想当年刚进大学的时候,我被一个叫做刘辉的室友带得疯狂的迷上了围棋。刘辉从很小就开始了围棋专业培训,还曾拜过明师,棋力高得吓人。后来不知什么原因他放弃选择职业生涯而考进了大学。我琢磨着他怎么也有专业初段的水平,他自己也说过一件令他自豪一辈子的事。有一次机缘巧合,他与国手俞斌下过一盘让两子棋,结果他中盘胜了。这盘棋的棋谱他倒背如流,起码给我摆了六、七遍以上不止。我在刘辉的指点下曾刻苦钻研围棋达一年之久,从刘辉让我九子仍要杀得我片甲不留的水平一直到后来他让我二子我输多赢少,让我三子他赢少输多。只用了一年时间,而且不算是专业的培训,能够达到这种水平,已经很不错了。刘辉曾说过我勉强算是个围棋天才,只是学棋太晚,终生无望赶上他了。我果然从此再无进步,不管我多努力学习,仍是受他让二、三子的水平。到后来我见无法进步,便索然无味,放弃了学习。大学毕业后我也不是从不下棋了,只是下得很少。我估计自己的水平在业余2、3段之间,这种水平的人在城市大小各家棋社里一抓一大把,所以我也从不去那种地方下棋。而且自参加工作后,自己的空闲时间越来越少,工作也渐忙起来,这围棋便搁下了,已经很久没去碰过了。今天大雪纷飞、天寒地冻,我又无所事事,眼前又出现了一家棋馆,很自然的,我走了进去。棋馆在二楼,开着暖气,让我觉得很舒服,场地很小,里面走棋的人不是很多,只有两对人在对奕,而且围观的人也没有。一个秃着头,棋馆老板模样的中年男人见我走了进来,笑着问:“走棋吗?几位?”我道:“我一个人,随便看看。”“哦,那我泡杯茶给你。”我知道他一泡茶,便要向我收钱的,但反正我要这里混一段时间,泡就泡吧。我点点头, 58棋牌游戏官网便走向其中一对正走棋的桌边观战。这对走棋的人年龄都在五十岁左右, 58棋牌游戏中心官网版下载正全神贯注的盯着棋盘。棋盘上一块黑棋正遭受着白棋的围攻, 人比较多的棋牌游戏眼见左腾右挪, 澳门在线游戏平台投注网址就是逃不开白棋的包围圈,我估计再下几步,这条黑大龙便得净死,这棋也就结束了。这时老板捧了泡好的茶过来,一边递给我,一边笑道:“小伙子,会走棋吗?一个人看着多没意思,要不要我给你找个对手?我知道一下棋便得付对局费,可我本来就是来消磨时间的,走盘棋也未尝不可,我以为老板指的对手是他自己,便说:“行啊!那来吧!”那老板闻言大喜,便向里面一个房间喊:“小林,出来走棋了。”房间里没反应。那老板向我笑笑,又大声喊:“小林!快来,别让人等。”房间里传来一个女声:“来了来了,催什么催!”门打开,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从里面出来,她身上罩了一件宽松的毛衣,下面穿了条牛仔裤,倒是很清纯的样子。只是走到我们面前时,眼睛朝天,整个目中无人。老板笑着介绍道:“这是我的外甥女小林,棋力还可以,你们先走着看看吧。”小林姑娘便先在一块棋盘前坐下,我也只好坐了下来。我见对方只是个小女孩,虽说围棋这东西年龄越小的你越不能小看他,可心里总有一点轻视。那知更吃惊的事在后面,小林姑娘直接就把白子拿到了她右手方,然后鼻孔朝天的问我:“棋力怎么样?需要我让几子?”我真的吃了一惊,打麻将可以提现的平台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么年轻清纯的小姑娘,难道竟是个围棋大高手?我立刻收起轻视之心,坐正身体,恭恭敬敬地道:“我大概也就是业余初段的水平,你看能让我几子?”我已好久没下棋了,手肯定生得很,为了不至于太出丑,我把自已估得很低。小林姑娘道:“初段啊?那你摆三个子罢。”“我更吃惊了,能让业余初段三子的,不是业余里顶级的7段,便就是专业里的低段,这么小的年纪,而且是个女性,这太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我老老实实的在三个角星位上放了三颗黑子,静等她出招。小林姑娘一只手拈住一颗白子,忽对我说:“对了,事先申明一下,我下让子棋,对局费我赢收一百,输了只收五十,没意见吧?”我想自大学毕业后,我还未同高手走过一盘棋呢,虽说五十、一百的真有点贵,不过也挺值。便点头道:“没意见。”小林姑娘见我同意,便不再说话,手一挥,“啪”一声,将白子拍在我左下方,挂角!三十几手下来,我已看出她大概也就是刘辉那个水平,大学时我与刘辉前前后后大概下了二百多盘让子棋,我可以说对让子棋有一种独到的功力,后来刘辉让我三子,十盘里他要输八盘,而且起码有六盘是中盘告负的。所以这盘棋没下多久,白棋在对黑棋左下方的攻击中,不但没能占得丝毫便宜,反而落了个后手,我乘机“啪”一声,在左上空着的角部星位上拍了一子,四个角星位占尽,优势明显。小林姑娘抬头看了我一眼,说:“棋力不错,不止是初段吧?”说着坐直了身体,开始认真起来。这时棋馆里陆续来了几人,大概都是常客了,见到小林姑娘在走棋,纷纷围过来观看。此刻我优势在握,心情不错,便掏出刚买的香烟,拆开了便要抽上。对面小林姑娘用白子在桌上敲了两下,指着墙上的一张纸条说:“请注意公德心,棋室内禁止吸烟,要吸请到外边吸去,吸好了再进来。”我看墙上纸条果然写着禁止吸烟四字,苦笑了一声,可是烟瘾发作了没办法,虽说外面比房间里冷多了,可烟还是要抽的。为了公德心,我说了一句:“对不起!”便起身走到棋馆外面,点了一根烟腾云驾雾的抽起来。刚抽两口,我的手机就响了。我一看显示屏,这个号码,应该是邱解琴的。我叹了一口气,按下接听键:“喂?”“是我。”“嗯,什么事?”“没什么事,就是想你了,你在干嘛?”“下棋。”“什么棋?围棋?“是啊!”“你还会走围棋?”“怎么啦?”“那太好了,我爸爸可是个棋迷,以后你们俩就有共同语言了······嘿嘿,我说这话,是不是太早了?”“······”“你别生气,我没有其他意思的。”“不会,你还有事吗?我这儿正走了一半呢。”“有,晚上······你真不去看演唱会啦?”“真不去,我又没票。”“你不去,那我也不去了。晚上,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坐坐吧,我······很想见你。”“······”“你别多想,我并不是催你做决定。我们总算是老同学了,难道不可以叙叙旧,聊聊天?而且······我真的想见你。我忽然感到,我可能无法拒绝她了,因为她总是能抓住我的心理,使我没办法开口回绝,而且也不忍心拒绝。谁会拒绝一个可怜巴巴,对你柔情深种的女人的一个小小的要求呢?我对手机里的她道:“这样吧,晚上等我的电话,我如没什么事的话,就和你去坐坐吧。”邱解琴喜道:“真的?说话算话?”“放心吧!那先就这样?挂了。”我挂断手机,又把手中残余的烟猛吸了几口,回到了棋室中。等得颇不耐烦的小林姑娘见我回来,微皱着眉,拈起一颗白子,“啪”一声,对我右下角黑子展开了攻击。

,,澳门网上买球网址开户

Powered by 打麻将可以提现的平台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